奈何轻语

总有人为你带来了星光后泯灭于黑暗。
——嗨很高兴认识你↓——


○DC,MARVEL双粉。
◇主all蝙偏超蝙,主all铁多盾铁
□但是其他的我也磕得开心w
★RDJ死忠。
♢写手,少雷
♧随缘更新,完全佛系x
♤谢谢点开♡

【盾铁盾短文】《裂痕》

*我想让他们和好
*我找不到理由和借口让他们和好
*他们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的,相互拥抱治愈和疗伤
*电影里看不出这个深刻的基础和默契……所以人物性格和情感基础应该偏向616
*能拥抱吗?
*没废话了↓

在那之前,他们仍然在争吵,尽可能多地去争吵,以伤害对方为目的地,无止境地争吵。
他从不清楚曾经他们争吵是为更多地去伤害,还是挣求更多的相互依靠让伤害治愈的时间。
时间会治愈一切。
对他们不一样。
恨是真切的入骨的痛苦以至于数次的分道扬镳,爱又是交缠入灵魂使眷恋遍布生活一点一滴的抵死缠绵。
他们争吵,打斗,最后共同将自己与对方交缠到一起,他们依旧相拥,依旧牵手,肩抵着肩一起往涩苦的酒里加上那些不该存在的甜腻的奶油,却从不把感情宣之于口。
这份感情是没有得到过双方正式认可的,他们下意识去躲避这个问题,而内战后的相拥弥补最多在他人眼中算是朋友和好的弥补,就像所有人互相做的那样。
所以这感情不会再更进一步了,永远不会,维持在这一个恰好平衡的点上,足够温存又不足亲密。
他们不该去纠结这样一个问题,最好两个人都缩在壳里,除了必要的联手都不出来,也许这样伤害就会少一些。
内战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次伤害大得过分的一次争斗,他们如今的缓慢靠近和试图触碰的手就像他们无数次伤害后做的那样,在试图将这道伤口也愈合。
但它太大了,他们跨过那么多地靠近,也不敢确定它会好得有之前那些堆起来那样快,但他们还有很长的时间去做这个,足够在下一次难以愈合的伤口出现前让它不再阻碍他们的靠近。

【原创短文】《眠》

“我想让他活着。”她靠在门口,以往只储蓄精明干练的漂亮蓝色眼睛里藏着无措和悲伤,就连悲伤最基本的哭泣都无法体现出来,只是怔愣地站在那儿。
鼻和眼的酸涩无法被释放,从舌尖苦到了舌根如同重病不起的病人一样,她只是机械地重复着,“我想让他活着。”,然后看着病床上被连接着各种叫不上名的仪器和各式各样管子的苍白爱人,艰难地把视线转向房间角落被放得远远的空花瓶。
花瓶似乎是刚刚洗好,瓷白的瓶身还挂着水珠子,仓促而随意地搁置在角落。这房间采光极好的,不刺眼的光从米白色的窗帘被风卷起的缝隙里逃出来落在地上和爱人身上,但依旧冷漠不似往常。
她想起爱人过去也曾无数次躺进这间病房,折腾出无数的麻烦和事情叫她去忙,最后她总可以在他搬回这间病房时第一个来看他,听他说那些转移话题的笑话,然后感受他并不细腻的宽厚手掌放在她肩上享受一个轻飘飘的吻。
这次很不一样。
他还活着吗?
也许她就得看看那些仪器还有没有嘀嘀嘀地发出工作信号了。
她站直身子,理了理还没换下的正装,踩着声音都被厚厚地毯埋没的高跟鞋过去,给予爱人一个轻飘飘的吻,然后对外面的人再次重复那句话。
“我想让他活着。”
她紧接着跟了一句,“我得让他,活着。”
“不是这个模样地。”

【父女亲情向】《拥抱是样好东西》

*是大概侏罗纪一到二之间
*私设那时候就有了拍卖,但是这个第一次失败了23333
*我爱他们,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对方
*温馨
*Ok?Go
         “走吗?”欧文自顾自地在只有他的铁笼里开口,这个地方曾经有过他的四位姑娘,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习惯性要去按笼子的机械按钮,又后知后觉地僵硬收回手。
        他呼出一口气,“走吧。”然后头也不回地弓着腰钻进自己的车里,启动车子逃似地离开这里。
        欧文不想走。非常不想,这里他放不下的太多,那四位姑娘一转眼,还没反应过来,就只剩下一位了,迷迷糊糊地把三位还没相处够的姑娘送走,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失去了什么。布鲁还在,但小姑娘已经长大了,正在奔向自由。
        他知道的,前女友克莱尔也说过,也许真的是他在迅猛龙身上倾注的感情太多,这一下子丢了三个倾注情感的对象,自己也就慌忙地将那些塞放到仅剩的那位身上 ,倒也没想过采取克莱尔的建议把那些不该有的感情抽回来。
        迅猛龙和人类语言不通,布鲁和欧文也是,但却对对方的每一个动作熟悉至极,明了指令和行为,这也是他们相处的基础之一。
        欧文有一点莫名其妙的自信,自家姑娘总会记得自己的,他相信着布鲁,就像布鲁相信他一样,但同时又担心着那会不会成为过去时,矛盾极了。
        他未来会再见到布鲁的,只要他经常回来,然后到处看看,姑娘只要不是刻意躲着他的话,他应当是可以找到的。
       但他想,他绝对无法预料再次遇见会来得那么快。
        这儿似乎是个拍卖场,自己应该是在后台,令他困惑的大概只有自己怎么到这里的,还有为什么被关在笼子里扣着手铐脚镣。
        后台是黑乎乎的一片,许多展品被盖上轻薄的白布,他这个笼子的布掉在地上,不知道是谁弄的,但欧文发誓,这里可没风。
       后颈处有温热的呼吸,欧文不敢动弹,那温热很快就挪走了,拍卖长逆着光出现在门口,如果不是他被推出去估摸着自己会给这个闪亮登场点个赞。
         我找到你了。
         后续发展玄之又玄,欧文以训龙师的身份,5000万美金身价起拍,然后稀里糊涂地被一个出价一亿美金的富豪拍走,事情也就发生在他被拉下去的时候,一只爪子把锁给勾掉了,设计师大概没想到会有恐龙营救。
        布鲁聪明极了,她知道怎么一爪子抓掉笼锁,自然也知道怎么把手铐脚镣的固定点破坏掉,欧文被她用尾巴卷了出来放在背上在满场的尖叫和求救声中逃了出去。
       姑娘长大了。欧文轻轻靠着她微微冰凉的鳞片和柔软的颈部皮肤,比起上次见面,布鲁的确长大了太多,她更结实了,更厉害了,也更漂亮了。
       唯一没有改变过的大概只剩下他们的默契和感情。
       布鲁把他带回了他曾经的木屋前,就像欧文也还记得她,牵挂她一样,她也还念着他。
       欧文被放了下来,他逆着朦朦胧胧的月光看自家姑娘的金色竖瞳,布鲁歪了歪头方便他看,欧文抬起手,抬高竖平手掌。
      那是布鲁最熟悉的动作。
      姑娘缩了缩脖子,往后退了一步,眼前的父亲叫她有些局促,她贴心地侧过头用自己的金色竖瞳看他的眼睛。
      他还会要我吗?布鲁从喉间压出几声咕噜咕噜的声音,低伏脖颈将脑袋试探性地凑过去一点就不动了,她想等着欧文主动碰碰她,然后用语言动作表情,甚至是气味告诉她,他从没离开过。
      欧文是懂她的,他往前走了一步,放弃了那种类似指令的动作,将抬着的手放得自然,再次靠近了一些。
      布鲁把自己的脑袋直接蹭到了欧文手里,伴随着几声咕噜又进而蹭到了他怀里,任由欧文摩挲自己的吻部,感觉因为笑而发出震动的胸膛还有心脏鼓动的细微声响。
       “布鲁,布鲁,好姑娘。”欧文在唤姑娘的名字,姑娘因为他发出的音节而愉悦,他们难以听懂对方的语言,但却了解得深且透彻。
       她拿尖而锐的爪子轻轻勾着欧文的衣服,力道难以掌控而在衣服上刮了几道口子,爪子挠在皮肤上有一些刺痛,但欧文不在意这些,他知道这个行为是在模仿他的拥抱,他摩挲着布鲁的两颊,又转而轻抚她的头顶,还是将她推开了去。
        布鲁能理解这个,或许对即将到来的危险更为敏感,她很不安,但她不想离开这个离别了近三年的怀抱,她噎着发出了一声短促的急啸,她将脑袋贴在欧文还没收回去的手上,欧文拍了拍她,表情有些无奈。
      “好姑娘,离开这儿,走吧,我没问题的。”布鲁退出怀抱,退后了两步让尾巴躁动地打在地上掀起了一层土灰来,“你得相信我,你一直相信我的不是吗?”
       “我会回来的,回来找你。”
      布鲁逆着月光,渡着层模糊的轮廓发出咕噜的声响钻进旁边的林子里,欧文放下手,明白自己还会再拥抱他的姑娘。

是看完第一部后写的……
第二部巨想看没时间噫呜呜呜呜
跟着写一波吧x

【贾尼/铁中心】《梦境系列》

是梦的内容。
很无奈也很励志???
前面第一篇似乎是贾尼,第二篇应该是铁中心,只能确定第三篇我男神。

        那是一只很漂亮的荆棘鸟。
       它有着一身灰黑光滑的羽毛,腹部的羽毛颜色是橙红色的,尾羽只有三根,却长而漂亮,暖融融的淡橙色,冠羽也是这个色调的,羽尾微微卷着渐变成烫金,啄是灿金的,最为奇特的是它的眼睛。
      那是美丽的蓝眼,说像蓝宝石,却又更为深邃,说像大海,又更为透彻。
      这只美丽的鸟儿栖息在一丛奇怪的荆棘中,那丛荆棘生活在临近沙漠的边缘,较为低矮但翠绿且壮实,刺是灿金的,和鸟儿的啄很像,在阳光底下刺尖散着幽幽的蓝光。
       那丛荆棘也是个奇怪的主儿,喜欢将自己的枝条送给需要的人,只听说它在赎罪。
       荆棘鸟常帮荆棘把枝条折下,即使再不满也依旧会屈服于荆棘的请求。
       “荆棘,请把你最多刺坚硬的枝条赠予我们。”于是荆棘欣然答应,荆棘鸟折掉了那支枝条,那条枝条成为了有力的自卫武器。
       “荆棘,我需要你最柔软少刺的那根枝条。”荆棘满足地答应,荆棘鸟折下了那支最柔软的枝条,那条枝条被当做了完美的藏匿所。
        “荆棘,把你最长最细的枝条给我。”荆棘疲倦地答应,荆棘鸟犹豫着折下了那支最细长的枝条,那条枝条被当做了捆住荆棘的优秀绳索。
        “荆棘先生。”最后荆棘鸟开口了,他飞起来用那婉转清脆的嗓音给荆棘唱了一首歌,“请把你最中心最漂亮的枝条留给我。”
        荆棘只剩那根枝条了,他筋疲力尽濒临死去,然后无奈地答应了。荆棘鸟又在荆棘身边停了一段时间,不断地唱着断断续续的曲调,然后高高飞起,狠狠撞在了荆棘最中心,最漂亮的枝条上,拿枝条穿透了胸膛。
        红色染上了荆棘,金色的刺和尖尖晕开的幽蓝愈发明显,荆棘逐渐恢复了。
         “打北边有丛荆棘,栖息沙漠边,红色的枝条金色的刺儿,刺儿尖蓝光闪,枝条多而密,条条赛剑边儿。”


         这波南飞的大雁中有九只是极其厉害的。他们很奇特,是一支小小的队伍,但对普通迁移大雁来说这数量也是足够的,它们在大雁里有着响当当的名号。
       这支小队伍经常会救助其他大雁,凡是遇到了,总回去做,即使没遇到听闻了也会倒回去帮忙。
         这九只大雁中有六只脖子上扣着个很像金属的环儿,他们环的样式各有不同,金红蓝的,米国星条旗色调的,黑的紫的都有。
        领头的那两只环扣得特别紧,也就是那金红蓝和星条旗色调环扣的,几乎要勒进他们的羽毛里。
       他们一起度过了很多很多个冰冷刺骨的冬天。
       后来那只绿环的大雁似乎想要出去闯荡闯荡,离开了这个队伍,完整的一字中间缺了个口子,其他大雁没有补上。
      领头的那只金红配色环的大雁比往常多飞出去了一次。
      然后是坠着闪电标志环的大雁,他追随着所谓的和睦和责任离开队伍消失在天边。
      它往日骄傲刺人的叫声中似乎多出了哀伤。
     紧接着的是一只整日绕在它身边的大雁,啄是暖橙色的,比其他大雁更鲜艳,他是被猎人的枪打下来的。
     还不等金红环扣的大雁哀伤,在环扣愈发紧时领头的另一只大雁带着脖子上扣着紫色和黑色扣的两只大雁离开了。
      那只领头的大雁不再飞了。
     不知道是不是环扣太紧勒得它喘不过气,还是愈发厚重的环扣压得他难以飞行。
     它将最后两只不愿离去的大雁赶走,两只大雁久久徘徊不肯就这样离开,却无奈于发现这个小队伍的位置不再适合它们。
     最后两只大雁也离开了。
    金红环扣的大雁不再鸣叫,任由环扣死死勒进去几乎要掐断脖子。
    他依旧在飞行,频繁地飞起又频繁下落。它似乎累了。
     这是一支只剩一只大雁的队伍,它难以飞行,将环扣埋入羽翼,沉眠于银白的冬季。

三 【可不看,因为是我最后一个梦里的场景还是由我为出发点看到的x】
        “房间”是黑色的。
       漆黑到摸不清尽头,看不到寸分,下一步即将踏入哪里也无从得知。
       人对无边的未知是会抱有恐惧在里面。匿得深,沉得严。
       我从一开始的小心翼翼跨出一步,又一步,被困的时间似抹了浆糊那般艰涩难以挪动,我被恐惧驱使着快速奔跑,从耳边刮过去的风很锐利,切得皮肤生疼。
      呼吸开始变成无法完成的事情,我感到手脚被未知的冰冷物件扣住,大概是金属,它很沉重宽大,几乎要压着我就地跪下,然后被刺骨冰冷的黑暗卷入深渊。
       唇齿口腔开始泛起奇怪的感觉,像是溺水,被镣铐拽着摁进腐臭污秽的泥水中。侵入口腔的水是滑腻且油的,带着一股浓烈的,腐臭气息,我想将它呕出来,但无济于事。
       也许是在黑暗中呆久了忽然能看到东西是很神奇的事情,所以即使知道这样很危险,但当遥远的“尽头”闪烁着昏暗柔和的莹蓝光芒时还是忍不住追上去。
         光没有小说里那样的逐渐远去,我也没有精疲力尽到绝望崩溃然后将自己抛弃在黑暗中,即使我的双腿酸痛,忍不住发抖,即使我身上被扣着许多看不见的镣铐,沉重到想要将我压垮——我仍然到达了那个光的源头。
       光的尽头不是出口让我感到一丝失望和迷茫,那里跪坐着一个男子,低垂着头看不清容貌,他身上一道又一道的镣铐宽且极厚,胳膊和腿,就连脖颈都被扣上了那个镣铐,锁链从他为源头一直没入黑暗边界,即使我看不到边界在哪里。
       他是光源,也是光源的尽头,我觉得那个人很眼熟,却说不上来是谁,我在他旁边呆了很久,期间不断地看到他挣扎,而我却早已被沉重且粗糙的镣铐禁锢得无力反抗。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在那里感受不到时间流逝,那个男人身前又出现了一个光源,那诱使着他挣扎得愈发厉害,他身边围着一群小小的,明亮的光点。
     他开始不挣扎于镣铐,而是狠狠撞向他身侧的黑暗,我以为那里没东西,但他就是撞上去了,发出一阵敲撞铜铃还是木棍砸击玻璃的奇怪声音,我惊讶地发现那里被撞出了一道裂缝。
      他一直撞,手上的镣铐被从裂缝里透露的光线融化了,脚上腿上的镣铐裂开了,裂缝愈发地大,然后整个被撞开。
      脖颈的链子断了。
     他冲了出去,强烈的光驱散了黑暗,他冲破了黎明,成为光明中最璀璨的一员。

群里跟风浪互关,一不小心满五十粉
抽梗抽cp写文√
恋与制作人言白
武战道随意cp
环太平洋(一)主角兄弟组/各类机甲自组
盗墓笔记瓶邪/铁三角
超兽武装戬飞戬等
宇宙星神all泰all波(?)
等。
好了不打tag这样应该可以让自己存活率高点……

柴米油盐酱醋茶可以概括一生,
而我的一生,都是你。

【盖泰】《星神学院》

番外《前任十题》


是盖泰,因为其他两对he了。/怕被打洗

算剧透的预告?来诱惑两只狼


是结局前的故事。

算是嗯,对自己的一点点小交代吧,也算是和自己的一次谈话。

配乐:《体面》

两人是分开采访的。隔着一层隔音纸皮墙。各有自己的采访者。

GO

接到邮箱邀请时盖亚还吃了一惊,然后想想自己当初和泰希斯闹得动静后还是忍不住了然地笑了笑,答应了邀请。

采访是在第二个月中旬,泰希斯不急不缓地踏入采访室,朝里面已经提前准备好了的采访人员点头致意。

“您好学长。”泰希斯和盖亚的采访人员是两个小姑娘,但是发出声音的却是他们旁边的一个播音箱。

制作组他们还在悄咪咪的打算着不让他们晓得自己和前任恋人只隔着一层墙壁,如果采访结果好的话再让他们见面,也算是一片好意。

“我们这回采访会录下来播放到校园网络上——您明白的,之后的学生们对您的故事很追捧。如果您不同意的话,我们这次就仅仅只做采访,不公开播放。”

“没关系。”盖亚扬出一个笑来安抚面前有些紧张的女孩,那头的泰希斯也点点头表示了同意。

“那么废话我就不说了,请听题。”

“您是因为什么和学长分手的?”

泰希斯愣了愣,低下头让面前的采访人员看不到他的表情,这把本就有些忐忑不安的采访人员吓得不轻,但幸好泰希斯并没有什么举动,只是从兜里掏出了一只烟叼在唇间,手中把玩着一只看上去很老旧的铁皮打火机,并没有点烟的意思。

小姑娘小心翼翼地开口,“学长?”

“没事。”

泰希斯叼着烟的动作并不影响他的说话,那双金色的眼睛蕴着的东西如同迷雾一般叫人看不清晰,“很抱歉吓到你了。”他顿了顿,“我和他的分手没有什么原因,就只是提起了,回应了,就分开了。”

“盖亚学长?”

盖亚僵了会,神色如常地带着唇角几乎永恒不变的微笑眨了眨眼,试图缓和一下气氛,“只是觉得自己配不上他吧,就提出了分手,现在想想,还真的蛮幼稚的。”

“那么下一题。”

“您有想过复合吗?”

盖亚微微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叫人看不清楚他是什么意思,“想过,但我不会。”

“为什么?”

盖亚望向窗外, “不为什么,我只是不想再拖累他。”

“是。”

泰希斯把烟拿了下来捏在指尖把玩,给了采访者一个准确的答案。

“您有认真地爱过他吗?”

“一直都。”

“没错。非常认真地。”

后期制作人员有些感叹两位学长对这道题目的果决,同时也在惋惜他们的分离。

“您有没有过和他在一起一辈子的想法?”

“有。”这次一直慢吞吞不紧不慢回答的泰希斯在题目尾音未落时便已经回答了问题,“我们甚至商讨过未来的点点滴滴。”

盖亚慢了半拍,直到再三在心里把这句话拆开来慢慢理解,然后又拼回去才温吞地磕磕绊绊开口,“我记得我和他在刚交往的第一年年底,说过这个,所以,我是说当然,是的有过。”

“您认为对方是最合适的伴侣吗?”

“是的。没有比他更完美的伴侣了。”盖亚晃了晃脑袋,放松身体靠在椅背上。

泰希斯显然没想到过来自曾经大学的学弟学妹们会这么难对付,他拿脚尖摩挲了下地板,微乎其微地点了点头。

“什么时候感觉到过您们之间结束了?”

哦这个问题。盖亚和泰希斯都开始忍不住有些头疼,最后泰希斯选择了沉默,盖亚则闭上了眼艰难地开口。“不,我认为我们从未感觉我们之间结束了。”

“现在有伴侣吗?”

“没有。”泰希斯终于把头抬了起来,“做不到。”

盖亚摇摇头,看上去有些认真且用了些力气, “我不会的。”

“您现在还爱着他吗?”

“哦虽然很不想承认。”盖亚看面前的小姑娘眼圈微红,想要逗逗她让她开心些,就有些夸张地直起腰来挤着脸,“是的到现在我还爱他。”

比起盖亚,泰希斯显然并没有安抚孩子的能力,尤其是面前的那个冷着脸保持镇定的姑娘不需要他的安抚,他只是声调平淡地回答了问题,“不,我不想。撇开这点不谈,我想我还是爱着他的。”

“你觉得你们会再见吗?”

“会的。”

“我始终相信着。”

“分手时有什么想说却没说出口的吗?”

“有。”盖亚抿了抿唇,左手烦躁地捏了捏自己的耳垂,“太多了,层层叠叠堆在一起。”

“嗯。但没什么必要说出来。”泰希斯手里的烟不知何时被塞回烟盒了,他喝了一口面前准备好了的水。

“采访结束前给他说点什么吧。”

泰希斯又把烟抽了出来衔在嘴里,掏出那个铁皮打火机擦了几次火才点上烟,他起身走到窗前,摄像机跟着他的动作转过去,“我估计隔壁那位会噼里啪啦说一堆,他结束后你们帮忙给说一句吧。”他微微侧过脸好笑地看着面前惊讶的采访人员,伸手示意性地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就说,他还欠我一句再见。”

“啊这个……”盖亚有些坐不住了,略微尴尬地挠了挠嘴角,“如果他在看这个的话——又或者是他也会参与这个采访。”他把满手汗抹在身上,“我还是想对他说句对不起,虽然我跟他说过很多句了……呃。”盖亚总算泄了气,“很抱歉。”

“没关系的。”小姑娘早就因为耳机里的话而悄悄落下泪来,“学长托我们跟你讨要一句你欠他的话。”

“什么?”

“再见。”

《送他一枝花》

是盖泰。给你们个预警(。)
全程第一人称流水向。
走链接吧复制粘贴这年头过时了bu
https://shimo.im/docs/nfDQ3P75mMwcVo9z

于是开始日好友的l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