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轻语

总有人为你带来了星光后泯灭于黑暗。
——嗨很高兴认识你↓——


○DC,MARVEL双粉。
◇主all蝙偏超蝙,主all铁多盾铁
□但是其他的我也磕得开心w
★RDJ死忠。
♢写手,少雷
♧随缘更新,完全佛系x
★吴邪秦昊双粉,盗笔是六年的信仰,瓶邪瓶不拆无差,除外all邪不逆
☆旗木卡卡西
♤谢谢点开♡

《黎明之前》

是黑归(黑骑士归来)大蝙蝠xTB大蝙蝠(The Batman)

清水柔软向,一次“谈话”。

因为卡了半年而导致有一点云里雾里的。

GO ↓

       ——万物的一辈子都是在行走的,不论愿与不愿,怕或不怕,开不开心,能不能继续。

       ——蝙蝠侠的一辈子也是如此,他生在哥谭黑夜的泥泞里,一生企图为哥谭争取光明,也将在黎明到来之际,跌落哥谭最后一角黑夜的泥泞。

                                                           ——题

       Wayne在死后才寻到那条路,算是归真归本,也算是看看自己的行走过程。

      总得来说,他这辈子过得也挺不错,至少一生一条路走到通,即便做错过不少自己痛恨的事情,但好歹,从未后悔过。

      将一生奉献给自己挚爱的城市,也为善终。

      他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痛苦或无奈,甚至可以说是释然,愉悦地在另一个世界看另一个自己的过去,他做了自己能做的,成为了自己想要的,拥有了自己不曾拥有的,失去了不想要失去的,也从未辜负过最在意的。

       世界回馈给他的赠礼是一场短暂的旅行,时空重叠于一面镜子,他们得以有幸看见自己不同的过去与不一定实现的未来。

       “我在镜子里看着自己的过去。”

       “就如同Alfred烤的黄油小甜饼,还有Dick往面包里抹的厚厚的果酱一般奇妙。”

      他们的存在大概也是我们共同的光。

      Bruce会看着镜子里显得老迈的,与自己不一样的自己,他们拥有同一双清到透到看不清的蓝眼睛,这双眼睛超越了年龄的界限与经历分割,最后重叠于共同的纯粹墨色的灵魂。

       “我们鲜少谈话。”镜子外面的那一个说,他正刮去自己的胡子,而Alfred还没起,这让Wayne感到不适应,但他乐得看着这样鲜活的年轻的有精力的自己,没有那么阴沉黯淡的压力和背景让他开始有心情去一一回应这个青涩的自己。

       他挪动自己,占据了整面镜子让还没把胡子刮完的Bruce迫不得已停下动作听他说话。“我们常谈话,鲜少说出来而已。”

        我的眼睛不一定有他的漂亮。Wayne在心里想,他仍这么想。那太纯粹了,也许蝙蝠侠的眼睛不该那么干净,幸好这个世界愿意为他洗礼。

        哥谭宝贝从不会让场面尴尬地冷下去,更何况他们都是Bruce Wayne。

        “也许我们该少一点灵魂交流,老大。”

        有些调趣意味的称呼让他们陷入一场默契且并不尴尬的沉默,好处是Bruce终于可以刮完自己的胡子了。

         Wayne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这些是他们都清楚的事情,年长者不希望青年的未来同自己一般,青年未陷入过年长者所经历的痛苦和绝望,他们没脆弱到相互倾诉抱团取暖改变未来,但或许需要一些谈话。

          一些看着对方的眼睛就能懂得的谈话,即使它们最终还是没能开场。

         蝙蝠侠都擅长等待,在违抗黑夜的时候是,在拉下黎明的时候也是, Wayne想安静且沉默地离开,Bruce是懂的,即使等待和离开之间并没有太大的因果关系,但是,是的他们都很擅长,大概是因为他们的过往里有太多等待里面偷偷藏着离别。

        Wayne未同Bruce说过这个,但很明显,他们有共同的打算。

        不需要欢送会,不需要哀悼礼,毕生坚持后他已经亲眼见证过一场黎明,得世界赠礼,见证另一场开场典礼。

        “他们说人一辈子就如同一场考试,简单的部分有,困难的部分也有,有做得对的地方,也免不去错误的,我们会有一段时间去准备这一场考试,为了做得正确也为了赢得一些考完后的东西,他们会逃避一些错误,再视而不见那后面的东西。”

       “人太难做,也许我们会成为怪物也说不定。”

      “我会承担错误和阴暗后的一些东西,或许不止自己的。相信你也是,你是的。”

       他将用一生最明显之温柔倾注进这句话,然后将它赠予“过去”的自己。

        “蝙蝠侠拥有整个哥谭的黑暗与黎明。”

       ——并且也将不再放弃那一场又一场从开始就溃败的悲剧。

占tag致歉
我真的……想说些话,我翻了别人的评论,有点心酸,受不了了。
【他仍是我的信仰,可我却不敢再拿他作神】

冷坑不容许我爱别人bu

我发现了一件很尴尬的事情。
我喜欢上了一个热坑里的冷cp,然后去翻tag吃粮,吃着吃着感觉不对味,一看……满意的粮都是同一个人产的,相当于间接日了别人lof
完。

《言论有罪》

无cp……吧
超ooc,一场谈话
有点莫名其妙,但是是原剧向的。
一句话文案:现在只有火麟飞明白哪边都是真的了,又或许说是只有他记得。
GO↓

       火麟飞还坐在已经关门的地铁站口,穿着他那艳红艳红的皮夹克和白衬衫,被路灯的光照着烙下一个影子在地上。
       夹着寒冬的气息的风已经提前席卷了这座城市,他用来暖手的热咖啡已经凉了。
       “我当真是宁肯没找到过你。”
       他压低了声音,疲倦感将话语按压下去妥帖地停放到刚刚好听得见的位置上,身后笼在暗处的黑影也只是笑,对他的话不置可否,“你合着坐这吹冷风,不去老排档等着?”
       火麟飞没吭声,只是翻了个白眼,把失掉温度的咖啡随手扔进了垃圾桶拉起领子站起来,夜凌云也从黑暗里走出来,嘿了一声,“装英雄?”
       “干你毛事。”火麟飞没忍住笑,熟悉感带来的安心将那从骨子里钻出来的疲惫压回去,这让他感觉自己舒服了不少,也懒得掐着嗓子装深沉了,“他们又没出来啊。”夜凌云奇怪地看他,但还是夹着鼻音回应,“合着你不是只约了我一个?”
        被反问的人愣愣,僵直着身子走在前头,那模样让夜凌云以为他冻僵了,连脑子都转不上来,连让他请酒的心思都消了大半。
        他远远地跟着火麟飞, 说话都得大点声,没打算跟上去,也得亏地方偏,晚上没什么人,两人就你一句我一句地喊,来回这么折腾到那个老排档的时间倒也过得更快了几分。
        他们还是学生,没毕业的中学生,再怎么说就算是放假了大半夜出来喝酒夜凌云都觉得这事儿不大对。
        夜凌云和火麟飞认识不久,相识契机大概就一次篮球,再怎么琢磨他都不知道火麟飞怎么第一次见面就认得出他们一帮子的,这二愣子似的人也断线一般,时而对他们熟悉默契得吓人,时而又回过头做那个中二小青年,无缝切换。
        今个晚上估计是前者没错了。
        火麟飞不常喝酒,今个叫了瓶啤酒不知为了暖身子还是为了庆祝,迷迷糊糊地就买了拿着小白酒杯一杯杯喝着,夜凌云没点东西也没和他分酒喝,板直地坐在那儿像是要等火麟飞开口。
        “倾诉龙戬比我合适,无聊胖墩也是选择。” 火麟飞今个太不对劲,到底还是夜凌云先开口了,火麟飞就哼哼唧唧地回答没点刚刚精神劲上来的样子,“我没打算倾诉。”他顿了顿,又紧接着在末音接上下半句话,“也不无聊,就想找人聊聊天,怎么找你说实话我也不知道。”
        夜凌云的话卡在了喉咙里。
        “你总有奇奇怪怪的经历。”他卡着嗓子从火麟飞手里把酒杯拿出来给自己灌了一杯,嗓子干了,顾不上被自己的话逗笑的火麟飞,瞅着他笑得弓下腰,引起其他客人的注意后抹掉眼角的泪花。
        “你很有趣夜凌云。”
        火麟飞笑够了,恢复机灵的常态眨着眼站起来伸懒腰,“经历算不上,是梦吧。”
       他往后挥了挥手,撑着后腰往外走,搓了搓即将被寒风吹凉的手。
      “经历这种东西,细说起来就太矫情了,不如把他换个名字,就叫生活吧。”
       夜凌云挑眉,拿起酒瓶干脆地一饮而尽没有去想火麟飞话里的意思,却又忍不住笑着摇头。
       倒不如说是活着吧。

【双夜】《星星》


双夜亲情温馨向
充满了柔软的气息(?)
弃权声明:人设和他们属于官方,但温情属于我(?)
一句话文案:三声哥哥,恍然细数,参透,明了,是个迟来的道别。
准备好了的话
GO↓
         飞船上的人都知道,老大夜旋风和他弟弟的房间里有一把占据窗台最好位置的很漂亮的摇椅,会嘎吱叫,明黄的色彩,旁边还摆着不知哪个星球弄来的一株漂亮植物,有着星点的蓝。
          那些东西是公开的,像是被高调地宣扬出去,又低调地埋没在人群。
          “我以为你会在那多呆会。”
          夜旋风坐在摇椅上,放松身体将自己完全交给摇椅,听着摇椅摇动时发出的嘎吱声加上熟悉的人机体运作的细微嗡嗡声,难得地感受到平静。
         他俩的独处是很少的。
         许是忙于公事,又或许是忙于任务,两人常在黏一起,既是兄弟也是拍档,这样虽然效率那些都要高了,但却缺失了曾经两兄弟坐在一起聊聊天,不谈任何困事难事的时光。
         “想和你聊聊天。” 夜驰风没开灯,也没靠近兄长拽着椅子坐在他身旁,倒是选了靠后的位置坐到床沿上,说话声音很轻,但还算清晰。
          夜旋风停下了嘎吱嘎吱的摇摆,侧过头去没有扫到隐没在黑暗里的弟弟,“多久了。”
          “很久。”
          他们缺乏语言交流,一个眼神都懂所有。
          他们选择了静默,在昏暗的房间里,由外面的光往里边透, 夜旋风好似看到了夜驰风模糊的镀上了层银色的轮廓。
          摇椅又嘎吱嘎吱地摇了起来。
         “后悔过吗?”
         “哥哥特指什么呢?” 夜驰风像是在看他,但夜旋风并不清楚,他们背对着彼此,等待对方的疑惑和回答,不存在任何争执与矛盾,夜旋风没再想看看那个藏在黑暗里的弟弟,声音含着笑意,尾音拐着弯落回来,“你向来是明白的。”
         “那哥哥当然也是清楚的。”
        我不清楚。
       夜旋风难得感受到了几分畏惧,却不知是因为什么,又或者是针对什么,他发声器生锈了一般发涩, 恍然眼前星辰都失了光,徒留手边的那盆花散发的柔和蓝光揉混着黏杂至边辉微紫。
        微光又至。
        另一个机体运作的声音靠近,在不远的地方,随着柔软的叹息莫名抚平了波澜掀起的哀伤,带着几分遥远而来的透。
        “哥哥。”
        椅子的声音还是嘎吱的,夜旋风关闭了光镜,也没回充电床的打算, 听着弟弟熟悉的声音陈述些过去的事情,毫无防备地在星辰的微光中睡去。

【盾铁盾短文】《裂痕》

*我想让他们和好
*我找不到理由和借口让他们和好
*他们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的,相互拥抱治愈和疗伤
*电影里看不出这个深刻的基础和默契……所以人物性格和情感基础应该偏向616
*能拥抱吗?
*没废话了↓

在那之前,他们仍然在争吵,尽可能多地去争吵,以伤害对方为目的地,无止境地争吵。
他从不清楚曾经他们争吵是为更多地去伤害,还是挣求更多的相互依靠让伤害治愈的时间。
时间会治愈一切。
对他们不一样。
恨是真切的入骨的痛苦以至于数次的分道扬镳,爱又是交缠入灵魂使眷恋遍布生活一点一滴的抵死缠绵。
他们争吵,打斗,最后共同将自己与对方交缠到一起,他们依旧相拥,依旧牵手,肩抵着肩一起往涩苦的酒里加上那些不该存在的甜腻的奶油,却从不把感情宣之于口。
这份感情是没有得到过双方正式认可的,他们下意识去躲避这个问题,而内战后的相拥弥补最多在他人眼中算是朋友和好的弥补,就像所有人互相做的那样。
所以这感情不会再更进一步了,永远不会,维持在这一个恰好平衡的点上,足够温存又不足亲密。
他们不该去纠结这样一个问题,最好两个人都缩在壳里,除了必要的联手都不出来,也许这样伤害就会少一些。
内战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次伤害大得过分的一次争斗,他们如今的缓慢靠近和试图触碰的手就像他们无数次伤害后做的那样,在试图将这道伤口也愈合。
但它太大了,他们跨过那么多地靠近,也不敢确定它会好得有之前那些堆起来那样快,但他们还有很长的时间去做这个,足够在下一次难以愈合的伤口出现前让它不再阻碍他们的靠近。

【原创短文】《眠》

“我想让他活着。”她靠在门口,以往只储蓄精明干练的漂亮蓝色眼睛里藏着无措和悲伤,就连悲伤最基本的哭泣都无法体现出来,只是怔愣地站在那儿。
鼻和眼的酸涩无法被释放,从舌尖苦到了舌根如同重病不起的病人一样,她只是机械地重复着,“我想让他活着。”,然后看着病床上被连接着各种叫不上名的仪器和各式各样管子的苍白爱人,艰难地把视线转向房间角落被放得远远的空花瓶。
花瓶似乎是刚刚洗好,瓷白的瓶身还挂着水珠子,仓促而随意地搁置在角落。这房间采光极好的,不刺眼的光从米白色的窗帘被风卷起的缝隙里逃出来落在地上和爱人身上,但依旧冷漠不似往常。
她想起爱人过去也曾无数次躺进这间病房,折腾出无数的麻烦和事情叫她去忙,最后她总可以在他搬回这间病房时第一个来看他,听他说那些转移话题的笑话,然后感受他并不细腻的宽厚手掌放在她肩上享受一个轻飘飘的吻。
这次很不一样。
他还活着吗?
也许她就得看看那些仪器还有没有嘀嘀嘀地发出工作信号了。
她站直身子,理了理还没换下的正装,踩着声音都被厚厚地毯埋没的高跟鞋过去,给予爱人一个轻飘飘的吻,然后对外面的人再次重复那句话。
“我想让他活着。”
她紧接着跟了一句,“我得让他,活着。”
“不是这个模样地。”

【父女亲情向】《拥抱是样好东西》

*是大概侏罗纪一到二之间
*私设那时候就有了拍卖,但是这个第一次失败了23333
*我爱他们,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对方
*温馨
*Ok?Go
         “走吗?”欧文自顾自地在只有他的铁笼里开口,这个地方曾经有过他的四位姑娘,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习惯性要去按笼子的机械按钮,又后知后觉地僵硬收回手。
        他呼出一口气,“走吧。”然后头也不回地弓着腰钻进自己的车里,启动车子逃似地离开这里。
        欧文不想走。非常不想,这里他放不下的太多,那四位姑娘一转眼,还没反应过来,就只剩下一位了,迷迷糊糊地把三位还没相处够的姑娘送走,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失去了什么。布鲁还在,但小姑娘已经长大了,正在奔向自由。
        他知道的,前女友克莱尔也说过,也许真的是他在迅猛龙身上倾注的感情太多,这一下子丢了三个倾注情感的对象,自己也就慌忙地将那些塞放到仅剩的那位身上 ,倒也没想过采取克莱尔的建议把那些不该有的感情抽回来。
        迅猛龙和人类语言不通,布鲁和欧文也是,但却对对方的每一个动作熟悉至极,明了指令和行为,这也是他们相处的基础之一。
        欧文有一点莫名其妙的自信,自家姑娘总会记得自己的,他相信着布鲁,就像布鲁相信他一样,但同时又担心着那会不会成为过去时,矛盾极了。
        他未来会再见到布鲁的,只要他经常回来,然后到处看看,姑娘只要不是刻意躲着他的话,他应当是可以找到的。
       但他想,他绝对无法预料再次遇见会来得那么快。
        这儿似乎是个拍卖场,自己应该是在后台,令他困惑的大概只有自己怎么到这里的,还有为什么被关在笼子里扣着手铐脚镣。
        后台是黑乎乎的一片,许多展品被盖上轻薄的白布,他这个笼子的布掉在地上,不知道是谁弄的,但欧文发誓,这里可没风。
       后颈处有温热的呼吸,欧文不敢动弹,那温热很快就挪走了,拍卖长逆着光出现在门口,如果不是他被推出去估摸着自己会给这个闪亮登场点个赞。
         我找到你了。
         后续发展玄之又玄,欧文以训龙师的身份,5000万美金身价起拍,然后稀里糊涂地被一个出价一亿美金的富豪拍走,事情也就发生在他被拉下去的时候,一只爪子把锁给勾掉了,设计师大概没想到会有恐龙营救。
        布鲁聪明极了,她知道怎么一爪子抓掉笼锁,自然也知道怎么把手铐脚镣的固定点破坏掉,欧文被她用尾巴卷了出来放在背上在满场的尖叫和求救声中逃了出去。
       姑娘长大了。欧文轻轻靠着她微微冰凉的鳞片和柔软的颈部皮肤,比起上次见面,布鲁的确长大了太多,她更结实了,更厉害了,也更漂亮了。
       唯一没有改变过的大概只剩下他们的默契和感情。
       布鲁把他带回了他曾经的木屋前,就像欧文也还记得她,牵挂她一样,她也还念着他。
       欧文被放了下来,他逆着朦朦胧胧的月光看自家姑娘的金色竖瞳,布鲁歪了歪头方便他看,欧文抬起手,抬高竖平手掌。
      那是布鲁最熟悉的动作。
      姑娘缩了缩脖子,往后退了一步,眼前的父亲叫她有些局促,她贴心地侧过头用自己的金色竖瞳看他的眼睛。
      他还会要我吗?布鲁从喉间压出几声咕噜咕噜的声音,低伏脖颈将脑袋试探性地凑过去一点就不动了,她想等着欧文主动碰碰她,然后用语言动作表情,甚至是气味告诉她,他从没离开过。
      欧文是懂她的,他往前走了一步,放弃了那种类似指令的动作,将抬着的手放得自然,再次靠近了一些。
      布鲁把自己的脑袋直接蹭到了欧文手里,伴随着几声咕噜又进而蹭到了他怀里,任由欧文摩挲自己的吻部,感觉因为笑而发出震动的胸膛还有心脏鼓动的细微声响。
       “布鲁,布鲁,好姑娘。”欧文在唤姑娘的名字,姑娘因为他发出的音节而愉悦,他们难以听懂对方的语言,但却了解得深且透彻。
       她拿尖而锐的爪子轻轻勾着欧文的衣服,力道难以掌控而在衣服上刮了几道口子,爪子挠在皮肤上有一些刺痛,但欧文不在意这些,他知道这个行为是在模仿他的拥抱,他摩挲着布鲁的两颊,又转而轻抚她的头顶,还是将她推开了去。
        布鲁能理解这个,或许对即将到来的危险更为敏感,她很不安,但她不想离开这个离别了近三年的怀抱,她噎着发出了一声短促的急啸,她将脑袋贴在欧文还没收回去的手上,欧文拍了拍她,表情有些无奈。
      “好姑娘,离开这儿,走吧,我没问题的。”布鲁退出怀抱,退后了两步让尾巴躁动地打在地上掀起了一层土灰来,“你得相信我,你一直相信我的不是吗?”
       “我会回来的,回来找你。”
      布鲁逆着月光,渡着层模糊的轮廓发出咕噜的声响钻进旁边的林子里,欧文放下手,明白自己还会再拥抱他的姑娘。

是看完第一部后写的……
第二部巨想看没时间噫呜呜呜呜
跟着写一波吧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