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轻语

总有人为你带来了星光后泯灭于黑暗。
——嗨很高兴认识你↓——


○DC,MARVEL双粉。
◇主all蝙偏超蝙,主all铁多盾铁
□但是其他的我也磕得开心w
★RDJ死忠。
♢写手,少雷
♧随缘更新,完全佛系x
★吴邪秦昊双粉,盗笔是六年的信仰,瓶邪瓶不拆无差,除外all邪不逆
♤谢谢点开♡

《余焰》

猜猜是糖还是玻璃渣呀xd
♧渣,慎
♤cp:bdko
☆注意ooc
♢梗源:朋友的亲身经历
——————————————————
      《余焰》
       击倒觉得自己非常不对劲。
       最近一直无法进入充电状态,每每疲累至极地躺在充电床上恨不得立马下线时曾经的小助手的身影便会出现在面前。
      有这种状况其实已经很久了,自从打击回归火种源后就开始有这种现象,一开始还比较轻,以为是太想念小助手而产生的幻觉,但是再后来就无法说服自己再抱有这么天真的想法。
      那个打击并不是幻觉。
      他很想抓住那个半透明的打击,尝试了很多回,但可惜自己的手总会穿过去,然后看着小助手带着憨憨的笑渐渐消失,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就完全无法下线进入充电状态了,生怕自己一下线就错过自己的小助手出现的时候。
       在好几个蓝星循环后击倒明白自己再这样迟早出事,便想尽理由拜托震荡波给自己做了一个全身检查,包括精神方面的检测,最后在自己的火种舱边缘的一个细小缝隙里发现了一小块火种碎片。
       震荡波把那一小块碎片放到手术盒里,“是火种的碎片。”击倒把那块火种碎片小心捡起来放在手心,碎片似乎仍旧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蓝色荧光,击倒略带茫然地抬起头雕想向震荡波问些什么,但不巧震荡波早已离开了这个舱室,击倒只得自己去琢磨。
       他知道这块碎片是谁的,自己的火种对这块碎片带着若有若无的微弱联系暴露了碎片主人的身份——是打击,他的火伴。
       击倒反锁了舱室门,关闭了所有的能源灯,坐到手术床上,光学镜随着环境变化而切换成半夜视形态,在这种环境下那块小碎片散发的荧光似乎盛了一些。
       看着那块火种碎片,犹豫再三最后还是打开自己的胸甲露出火种舱将小碎片放到了火种舱边缘的缝隙中,击倒紧紧盯着那块碎片,似乎是想要看出它有什么反应,还有……那几夜里自己的火伴为何会出现。
       在漫长的等待中击倒不免有些失望,碎片并没有任何反应,准备合上火种舱时碎片的光芒才渐盛起来,那具自己熟悉至极的机体出现在自己面前。
      击倒看着身体似乎凝实了不少的打击,伸出手虚虚拥住他,打击也圈环着击倒的背甲,看不到击倒毫无表情的面甲。
      “你怎么回来了呢?”击倒突然开口,声线并没有因为火伴的回归而有任何波动,打击似乎有些手足无措,想解释又无法开口说话,他想看看击倒的表情,但又被阻止,“离开不好么?”
      击倒继续说着,光学镜里贮藏着清洁液但却不敢流出,“你怎么还不走呀?”他抬起头雕,迅速后退远离了打击,看着打击茫然的神情不禁感到火种舱空了一般。
      “你难道没听到?”击倒在这种时候反而流不出清洁液了,他完美地保持了没有丝毫感情的表情与语气,“我不需要你了。”
      打击的躯体透明了许多,他看着面无表情的击倒似乎有些不相信,但最后还是扯出了一个难看的笑,想要伸手拉一下击倒最后再抱他一下,但火种碎片已经再也支撑不起他的灵魂了,他渐渐消失在虚空,指尖距离击倒仅剩一厘米的距离。
     “喂。”
      看着打击渐渐消失,火种碎片闪烁了几下彻底黯淡,击倒低下头雕伸出手跨出那一厘米的距离怀抱住打击最后所站的位置,感觉光学镜有些涩涩的,可是清洁液就是流不出来。
     “你走了吗?”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