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轻语

总有人为你带来了星光后泯灭于黑暗。
——嗨很高兴认识你↓——


○DC,MARVEL双粉。
◇主all蝙偏超蝙,主all铁多盾铁
□但是其他的我也磕得开心w
★RDJ死忠。
♢写手,少雷
♧随缘更新,完全佛系x
♤谢谢点开♡

【RLR】《七日祭》

♢被朋友一刀捅心现在来报复了!【不你】题目可能与内容不太相符合。
♡啊日常ooc预警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求评!
☆渣,慎。
※算是双箭头?L↹R感情描写可能会有一丢丢的淡。
卐私设私设望不嫌弃。
元芳你怎么看? @qioqio
       Are you ready?
       GO↓
       夜晚城市中心的灯火是绚烂的。
       纽约似乎永远都不缺少月亮,朦朦胧胧的月光被城市有些晃眼的霓虹灯掩盖,与略微偏僻的城市外围反倒成了差异巨大的存在。
      Leonardo更加喜欢安静的纽约外围,没有晃眼的霓虹灯和喧闹的人群,寥寥无几的居民匆匆来往,光线昏暗的路灯闪闪烁烁勉强把一小块路面照得清楚些许,月光在这种时候成了最好的照明。
      酒是辛辣的,除了被三弟强烈要求喝一点以外,Leonardo很少主动去接触这种东西,他并不是很喜欢酒的滋味,很真实,也很呛喉,他晃了晃手里仅仅喝了三分之一的酒,蜂蜜色泽的酒液在半透明的瓶里晃动。
      他好像是有些醉了。
      一点点地放松下身体往后一倒,呈大字型倒在阳台上,咂了咂嘴感受口中徘徊不去的酒香,有些不太习惯身旁没有兄弟们吵吵闹闹的气氛。
      可是却又万分清醒,大脑甚至比平时还要清醒理智,但却又控制不了自己的行为。
      蔚蓝的眼眸清明透亮,原本想要借酒放空的思绪更加清晰明白,犹如一张复杂的大网,几乎没有疏漏的地方笼罩着,占据着自己的所有思维。
      这种感觉并不好,而且可能会让自己缺少危机反应,这是身为一个忍者最为需要顾忌的事情。
      他揉了揉太阳穴的位置,觉得有些头疼,也许他并不应该一个人远离巢穴和伙伴们来到城市外围,哦,他是为了什么离开队伍的?
     Leonardo记不起来了,他似乎忘记了很多很多事情,又好像什么都没有遗忘,记忆仿佛被中断在了上次出任务之前?再清醒的时候自己貌似已经出完任务过一周了。
     而现在却又莫名其妙地自己一个跑出来,他坐起身伸出手夹住一只擦着脸颊而过的飞镖。
     看来危机反应没有受到多大影响?
     在这种时候走神也的确很不符合自己的行为了,不过现在来不及去思考这些有的没的,得先把眼前的麻烦解决掉,Leonardo从地上跳起来,拔出双刀正面面对着十个不知不觉包围了阳台的足忍。
     有够麻烦的。
     双刀换着花样劈砍,锋锐的刀锋毫无阻隔地砍断金属铁板,撕破黑色忍衣,机械残肢不断地在身旁弹起最后砸在地上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他似乎想起来了自己忘了什么。
     挥舞着的双刀在月光的照耀下反射着银亮的光,Leonardo将最后一个足忍斩成三段,因进入战斗状态而雪白的眼眸恢复了原样,光滑干净的刀面印着他面无表情的脸。
     这件事可以解释为忘记,主要还是自己不想记起。
     习惯性挽了一个刀花反手折过腕部把刀搁在龟壳后面微微鞠了个躬,面对着满地残骸。
     就在他和Raphael确立关系的一周后。
     他把刀收了起来,半蹲下来双腿蓄力使自己腾空跃起落在另一房顶上奔跑着,月光似乎为他奔跑的背影镀了一抹孤寂。
     Raphael在执行巡逻任务时遭遇了危险,不幸丧生。
     他停下脚步,站在一栋并不高的废弃大楼楼顶上,这里的天台十分杂乱,破烂的物品横七竖八地堆放,仔细看的话还可以瞧见被埋在杂物堆里的机械手臂,从杂物堆地下透出来的红褐色血迹结成一大片的块。
     而今天。
     Leonardo拿出忍电话,把Raphael从联系人里拖出来长按设置。
     确定要将联系人删除?
     确定。
     是Raphael死后的第七天。
——————END——————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