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轻语

总有人为你带来了星光后泯灭于黑暗。
——嗨很高兴认识你↓——


○DC,MARVEL双粉。
◇主all蝙偏超蝙,主all铁多盾铁
□但是其他的我也磕得开心w
★RDJ死忠。
♢写手,少雷
♧随缘更新,完全佛系x
★吴邪秦昊双粉,盗笔是六年的信仰,瓶邪瓶不拆无差,除外all邪不逆
♤谢谢点开♡

【言白】《终其一生的单恋》

♧cp言白,言←白单箭头。
♤有反应情感和其他问题(。)据说制作人小姐官名悠然。
♢BE慎入,渣+ooc慎入。【伪】意识流注意。
☆半个白起中心向x但不是all起x
♡bgm:往日如风

——————GO——————
    能不能回个头呢?
    天空很蓝,太阳似乎也在这种氛围下变得和煦起来,清风随着朦朦胧胧的光透过叶子缝隙笼在那对爱侣身上。
    如果他回过头来的话,自己说不定就有那一丝勇气了。白起倚在墙边想着。
    有那一丝勇气去若无其事地祝福他们。
    他抽动着唇角往上勾起,琥珀色的眸子被眼睑盖住印不进阳光,他似乎卸下了浑身气力一般往后退,踉跄几步隐入黑暗。
     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这句话太过诱人,曾经叫那些无望的人一脚踏入深渊,白起也正是差一点点就步入深渊的人之一。
     但他和她却是幸运的,在别人眼里本就天造地设的一对在一起也没有什么好惊讶的地方。
     李泽言扣着悠然的手看着小姑娘因为告白被答应而欢欣雀跃,忍不住摇了摇头,却也不自觉得将唇角上挑。
     幼稚。
     李泽言拽了把牵着悠然的手使她转过身来,一个吻轻轻地如风一般烙印在她唇边堵住了她絮絮叨叨的话语。
     不过他不介意。
     白起已经习惯了每次任务回来以后飘在华锐李泽言办公室的落地窗外面,美曰其名说去找学妹会让她担心,李泽言也没法子,不好对一个伤员做什么,一来二去之下倒也习惯了白起赖在这里的行为。
      但这一切一切现在看来倒像是个笑话。落下锁,白起跪倒在小公寓的门边用额头抵着冰凉的墙壁痉挛地颤抖。
      他曾经喜欢不动声色地用风去轻抚李泽言的手,穿过指缝好似自己正牵着他,与他十指相扣;他喜欢用风去有意无意地吹起李泽言的西装外套,看着那衣物在空中翻飞带来他身上淡淡的香水气味;他还喜欢在夏日里为因为劳累过度趴在办公桌上休息的李泽言吹去一点点的凉风,在冬日为他将冷风调走……
       但是连情敌这个身份都失去以后,他还有什么样的理由再继续留在他身边。
       这种感情对大众来说是不正常的,扭曲的,畸形的,被人所厌恶的,所以他只能一直都偷偷摸摸地去做这些事情,几步步地靠近,踏入这条路,他轻手轻脚地不被任何人发现什么不对,他不能让性取向正常的李泽言有任何负面影响,这不是他想要的。
       但这太辛苦了,他得不到丝毫的回应,甚至连一句朋友间的谢谢在他们之间都显得太过别扭。
      白起轻轻吸了口冷气,颤抖着手犹豫一番才接了悠然打来的电话,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被自己当做妹妹的小姑娘,她和自己深爱着的人站在了一起,那么相配。
      “喂?”
      还沉浸在欣喜中的制作人并没有察觉到学长声音中的低哑和压抑,“学长学长!你有看朋友圈吗?”
      白起跌坐在地上靠在墙壁上浑身脱力,“看到了,你家公司的总裁和你……在一起了对吗?恭喜啊。”
      一句话卡在喉间然后被磨得粉碎,从牙缝中钻出来,传入话筒,“婚礼什么时候办?我一定到。”
     刚刚才察觉到白起不对劲的悠然愣了愣,在电话那头羞红了脸,连询问都顾不上了,“学长!哪有那么快啦……”白起咧了咧嘴,艰难地在语气里沾上自己过去对她话语中的宠溺与笑意,闭上眼,仿佛已经看到话筒对面那个满怀幸福的丫头,他一顿一顿地呼出一口气,胸膛里藏着的那颗鲜活的东西在他呼吸的时候疼得厉害。
    他多想说可以在过不下去的时候来找他。
      他多想说如果半夜睡不着可以打电话给他,他可以唱歌哄他睡。
      他多想说如果需要他就在风里喊他。
      他多不想说……祝福你们。
      想说的,不想说的东西太多太多了,其中藏着的感情跨过了话筒对面的姑娘小心地碰了碰那一定在姑娘旁边的男人身上。
    “行吧,到时候给我留一张请帖就行了,我这里还有点事,你早点休息吧,别累着了。”
    “嗯,你也早点休息。”
    “嘟……嘟……嘟……”
     白起唇角强挂起来的弧度最终消散在风中,化在夜里。
     他们结婚的日子很快就定下来了,也就在正式宣布交往的几周后而已。
     请帖被直接送到了警局静静地躺在办公桌上,很厚实,摸上去手感也很好,白起将结婚请帖交给旁边的侍从,被引领着踏进了结婚现场坐在新娘亲友这个席位上。
     他连他的朋友都算不上,充其量只是当初有些分量的情敌罢了。
     白起忽然有些后悔自己索要请帖的这个请求,他本以为在几周后自己一定可以收拾好自己的情绪站在结婚现场笑着做出祝福的模样,现在看来是高估自己了。
      婚礼太过漫长,白起有些疲倦地靠在椅背上看着新娘新郎交换戒指,觉得心里一空,好像什么都不剩下了。局里的电话来得很及时,白起接得更及时,第一声还没响完就立刻接了。
      不知道是不是上天心软,看他那么难熬,找了个理由让他快些离开。
      白起在心里自嘲了句,挂了电话端起旁边的酒杯只一口不到的酒对上面两位注意到这里的新人举了举,一饮而尽便匆匆离开了现场。
      跟逃跑似的。
     太狼狈了,白起,你实在是太狼狈了。
     他这样想着,先大部队一步匆匆忙忙只套上了防弹衣便毫不犹豫地孤身踏入爆炸点。
     ……
     真的太狼狈了……
     怀里的小女孩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白起无法抹去她脸上的泪水,只能任由她死死拽着自己不撒手。
     疼痛到了极致就是麻木,他几乎感受不到背部和下身的存在,只是笑着安抚受惊的小姑娘,将她交给了赶来的其他特警。
     “白哥——!”
      太……狼狈了……
      身体不受控制地倒下,在一片混乱的喊叫和警笛声中倒在了地上,黏腻的血染红了地面,黏在身上,他耳边只有嗡嗡声回绕,最后只感觉到手被一只汗津津的手死死地握住。
      和夏日他趁着救人将李泽言汗津津的手牵住一般。
     “别……告诉……任何人……”
     这件事上他太狼狈了,最后能为他们做的仅仅是贴在韩野耳边颤抖着说出最后一句话,他们正在新婚。
     何必为了他一个不足轻重的人而去毁掉他们的幸福。
     吊下他最后一口气在急救室撑到第二天的也是这个想法。
    他睡得特别沉,听不到那些哭泣和懊恼的话语,否则的话一定会钢着心和身体蹦起来说一句哭什么哭,还没死呢。
    死前的走马灯据说是能浏览一遍自己的一生,他压着喉间最后一口气,发现走马灯里,从小到大或多或少都有着李泽言的身影。
   这么看来,也不算是错过。
   他想着,终于舍得在第二天的早晨九点咽下喉中最后一口气。
——————————end————————

姓名:白起
职业:特警
妻子:无
子女:无
年龄:24
于xxxx年xx月xx日在一次营救人质的任务中牺牲
……
——————————
对不起我没写好(。)假装是大纲以后再改改。
白白也不算单箭头吧其实?【谁信】
之前名字叫《飞蛾扑火》来着……

评论(50)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