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轻语

总有人为你带来了星光后泯灭于黑暗。
——嗨很高兴认识你↓——


○DC,MARVEL双粉。
◇主all蝙偏超蝙,主all铁多盾铁
□但是其他的我也磕得开心w
★RDJ死忠。
♢写手,少雷
♧随缘更新,完全佛系x
★吴邪秦昊双粉,盗笔是六年的信仰,瓶邪瓶不拆无差,除外all邪不逆
♤谢谢点开♡

【言白】《暮后黄昏》

※这次是小甜饼!已宣布交往为前提的(老年)同居生活。情人节快乐哦
※渣+ooc慎入。流水账。
※试图学会说相声。
※是早些时候就想给叉叉的w
※乱配之bgm:梦中的婚礼
准备好了的话——
               GO↓

     李泽言比白起要早退休几年,鬓角的银丝才生出几缕便找了借口从商场中退出,两人在城市较边缘的地方买了套小别墅完全不受到过去的打扰。
     白起因为年龄问题被自家那位勒令不允许再奔走在前线上反而窝进了办公室中,但即便如此他能呆在家里跟丈夫喝喝茶吃吃饭上公园跟大妈大爷们头不对尾打太极的时间也照样不多,为了让自己不再每次回家面对寒气逼人的丈夫,白起特意把自己同事在某次任务中遇见的小猫给捡了回去。
      小猫咪浑身是浅浅的橘黄色,只有肉乎乎的小肚子和四只小肉爪是雪白雪白的,把这个瘦弱可爱的小家伙带回家时李泽言顿时瞪大的眼睛让白起笑了好久,瞅着这家伙懵懵懂懂地歪着头用那双水亮得琥珀眸子看他,李泽言不知怎么的就真的把它养了下来,还取了个名叫小白,白起追问了李泽言为什么给一只橘猫取名叫小白时,他的爱人板着一张脸狂拽酷霸吊地开了金口。
      “因为本来就有一个大白,再加个小白不就齐全了?白痴。”
      接下来的日子也依旧过得平平淡淡无风无浪,白起亲眼见证了一只清瘦可爱的猫咪进化成橘猪的神奇过程。
     自从退下第一线后李泽言也不用再提心吊胆地去挂念下次见面是不是就天人相隔,这个念头被白起知道的时候他还哼哼唧唧了半天然后沉溺进李泽言给他的按摩里。
      囤在办公室里窝了五年后白起也光荣退休,最后一天还坐在会议室中坐了差不多一整天,这一坐不好,搞得他回家衣服鞋子一抛就看都不看眼一闷头砸在沙发上撸猫的李泽言腿上,把猫吓到发出一声惨叫飞般不见踪影,唬得白起懵懵地想如此大坨是怎么做到行动如飞的。
       “你看看你,一回来就把小白吓成那样,你是蠢货吗?”
      “好好好,我蠢货还不行?哎哟快给我按按,做了一天腰都快僵了。”
      “啧。整天都要我伺候你,自己都不会注意?还真是蠢货。”
      “注意有什么用嘛,诶诶诶就那里,用点力,哎哟舒服诶——”
      为了这些小事儿他不知道向白起说了多少回,可惜这家伙一如既往地压根不听,如此可见岁月也许只在白起脸上留了点小划痕却在他这里不止脸上那点。好几回李泽言都在浴室里看见白起揉着他那张脸蛋唉声叹气说着魅力不减夕阳红之类的话,惹得他翻了好几个白眼上去把这个只占厕坑却不进行排泄的家伙扛起来扔出去。
      “嘿李泽言你宝刀不老啊居然还抗得起我。”
      “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咋了?某人难道不记得有一次你也这样然后叫我别说话一整天都没解禁等到第二天才发觉一言不合带着我就急得上医院?”
      “还好意思说这个?要不是因为你,路上也不说清楚又乱动,害我路上崴了脚躺了半个月谁要你这个自己都不会照顾的家伙照顾。”
      白起撇了撇嘴腹诽这人不仅年龄长了话多了嘴也更毒了,但却因为那次的事情现在手上已经十分熟练地做起了早饭。
      自从退休后完全无法适应的白起整天蜗居在家里长蘑菇,甚至有时候会做梦梦到自己和丈夫完美的身材即将愉快地离开他们前往远方,吓得他每天一大早就带着泡好养生茶的李泽言飞往附近公园慢跑打太极被李泽言果断地拒绝满怀委屈自己打看着他坐旁边石凳上喝茶。
      呆在一个地方呆久了李泽言也觉得有些腻味,于是门一锁东西顺走就带着白起在恋语市全市大街小巷都走了一遍。甚至在私家的餐厅里较放纵地喝得半醉半醒间跟年轻时一样和恋人交换软绵绵的吻。
      时光总是过得比流水还快,花一整年异常细致地逛完了恋语市,两人也就不再折腾安安稳稳地定下来了,偶尔扯扯皮拌拌嘴互相依偎在家里看电影,有点小情趣的时候就在房间里开着浪漫的音乐喝红酒,为了享受生活,两人还在门前院里栽了一棵树放下太阳伞和躺椅在那儿,退休后再也不使用的异能就被用在这里,把乌云吹散,睡着后时间暂停什么的,就这样抱着猫唠嗑。
      年纪大了以后白起都不敢再让小白爬自己身上了,生怕一个不小心这把老骨头就折了,成天被抱猫跑的李泽言嘲讽随后更加细致地照料着。
      年轻时当特警折腾出的大大小小的病也如山一般压了下来,整天病殃殃地躺在床上被精心伺候着,有时候文艺细胞上来,他便唤着李泽言和小白并排坐坐看年轻时拍摄的小短片和一些照片,直到这时候才发现他俩年轻时候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了,别说录像,连照片都只有十来张,剩下的一大叠就都是两张在一堆褶子脸里比较好看的两张褶子脸附带一只猫的照片。
      所以在白起走后李泽言就有些懊悔为什么当初不多拍几张照片,别说看着照片里年轻时精力旺盛的伴侣和自己粉红泡泡胡乱飘照片外只剩一张褶子脸白花头发眼泪哒哒的了,即使白起依旧健在,两人看看年轻时滑溜溜的脸也可以感叹时光。
      白起走的那天万里无云,天气好到不得了,他看一向起得比自个早的伴侣大日头的还不醒就去叫他,然后看着伴侣窝在被窝里唇角带笑,呼吸早已停止。他走后李泽言操办好一切把他埋在两人种的那树下,那地方视角特别好,能看的到整个房子,还可以看到经常在门口看书的自己和坐在自己腿上的猫。
      亏后来他养得好,天天致力于让自己折寿的白起只比他早走了二十年,白起走后小白也随着走了,也许是通了灵性,小白离开家前特地把一张白起私藏的三人合照寻了出来,然后趴在上面离开,李泽言把它埋在了白起旁边。
      即使是这样日子也还得继续过下去,年龄已经奔百的李泽言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个老头子了。谢绝了后辈和熟人一起住进老人院的邀请,毕竟这房子是他和白起亲手筛选出来住了大半辈子的地方,矫情点说就是这里存着他们生活的点点滴滴,还住在这里好歹可以缅怀一下过去。但年纪毕竟不允许他再无依无靠独自生活,于是自个把韩野的女儿给请了来,果然不出所料,这孩子随他父亲,当粉丝的护工能力一流。
      再后来怎么着过的吧李泽言不想记也懒得记了,也许跟以前一样平平淡淡过去的,说来说去也就那一句柴米油盐。他的身体也坏干净了,已经到了走一步抖三步的程度,眼一黑就被护工直接送进了医院下了个病危通知书。
     过去熟人的那一张张嫩出水来的脸蛋在睁开眼的瞬间迷迷糊糊换成了毛蛋,皱巴巴的,李泽言重新闭上眼,眼瞅着白起披着那件老人衣却一副少年模样来抓他。
     “老头子。”他看白起弓了腰像是要仔细观察一般眯起那双漂亮的眼睛看他,怀里还揣着那只胖得跟球似的小白,“还不走啊?可别我走之后你又跟哪个漂亮小姑娘来了个老牛吃嫩草。”
     “这么多年不见,你那张嘴倒是贫了不少。”
     白起嘿嘿地笑,把李泽言拽起来就往前面跑,也不晓得是不是错觉,李泽言甚至感受得到风在耳边吹着奔过去。
     他紧紧跟着白起的脚步,逆着光跑,总算是到了家。

————————END————————

评论(20)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