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轻语

总有人为你带来了星光后泯灭于黑暗。
——嗨很高兴认识你↓——


○DC,MARVEL双粉。
◇主all蝙偏超蝙,主all铁多盾铁
□但是其他的我也磕得开心w
★RDJ死忠。
♢写手,少雷
♧随缘更新,完全佛系x
♤谢谢点开♡

【原创短文】《眠》

“我想让他活着。”她靠在门口,以往只储蓄精明干练的漂亮蓝色眼睛里藏着无措和悲伤,就连悲伤最基本的哭泣都无法体现出来,只是怔愣地站在那儿。
鼻和眼的酸涩无法被释放,从舌尖苦到了舌根如同重病不起的病人一样,她只是机械地重复着,“我想让他活着。”,然后看着病床上被连接着各种叫不上名的仪器和各式各样管子的苍白爱人,艰难地把视线转向房间角落被放得远远的空花瓶。
花瓶似乎是刚刚洗好,瓷白的瓶身还挂着水珠子,仓促而随意地搁置在角落。这房间采光极好的,不刺眼的光从米白色的窗帘被风卷起的缝隙里逃出来落在地上和爱人身上,但依旧冷漠不似往常。
她想起爱人过去也曾无数次躺进这间病房,折腾出无数的麻烦和事情叫她去忙,最后她总可以在他搬回这间病房时第一个来看他,听他说那些转移话题的笑话,然后感受他并不细腻的宽厚手掌放在她肩上享受一个轻飘飘的吻。
这次很不一样。
他还活着吗?
也许她就得看看那些仪器还有没有嘀嘀嘀地发出工作信号了。
她站直身子,理了理还没换下的正装,踩着声音都被厚厚地毯埋没的高跟鞋过去,给予爱人一个轻飘飘的吻,然后对外面的人再次重复那句话。
“我想让他活着。”
她紧接着跟了一句,“我得让他,活着。”
“不是这个模样地。”

评论(3)

热度(5)